怀远县兰桥乡兰桥会的传说

从古至今相传的《兰桥会》有各种版本,更有多种传说,但真正的兰桥桥址在哪儿呢?人物、住址在哪?古迹遗存又在哪儿...

从古至今相传的《兰桥会》有各种版本,更有多种传说,但真正的兰桥桥址在哪儿呢?人物、住址在哪?古迹遗存又在哪儿?本文作者将作详细介绍:据当地老年人传说和实地考证,古书《兰桥会》、《水漫兰桥》的悲剧爱情故事,就是发生在怀远县兰桥乡的兰桥湾。虽然现在尚未找到文字记载,但却有事实佐证,一、兰桥湾(古代叫“澜汗沟”又叫“赖歪沟”,见嘉庆24年怀远县志淮西涡南境图)北首芡河南岸确有古代兰桥尚在;二、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兰玉莲和魏学士也确有其人,而且魏氏家族后人尚在,现有200余人;三、兰玉莲打水的“兰井”也在,1938年兰桥被日本人炸断,不能行人;四、虽然兰氏人家不知什么年代人去楼空的,但兰玉莲居住的兰庄户和兰家坟地尚在;五、从兰庄户出土的青砖灰瓦的花纹和青灰色瓦当可以判断最少始于秦代或汉代。各地书人演唱的《兰桥会》书中的人物、地点、位置、方向都足以证明是怀远的兰桥。现年71岁(1944年出生)的兰桥乡瓦房村支部副书记魏忠和说:他们就是魏氏后人,听上人说至今有二千多年了,家谱书有记载,家谱书在涨大水时被他曾祖父弄丢了。他小时候和纪为堂一块去兰桥桥洞下面玩,还掏了很多鲶鱼,那时兰桥有五个洞子。他长大后在福州当兵,有一天,一个福建唱书人唱《兰桥会》这出戏,忙过去听听,其中有一段唱词他现在还记得,书人这样唱道:“淮河下游有条河,弯弯曲曲叫芡河,芡河岔上有座桥,它的名字叫“兰桥”,青石栏杆玉石板,石头狮子两头站,八洞淌水七洞干,洞洞淌水都朝西南弯。河东住的魏学士,河西住的是兰玉莲,两人约会就在桥上面,由于河神它不作美,七辈子投胎转世也没团圆。”兰桥湾正是西南东北向,水流的方向也是由西南向东北流水,兰桥湾也正是芡河的一个湾岔支流,这个福建人描述的正是他的家乡,太吻合了,他非常激动,事后他问这个福建人:‘你有没有去过兰桥’?他说:‘没有’,他又问他‘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故事的’?他说:‘我是听父辈们传唱的。’”由此可见《兰桥会》正是怀远县的这个兰桥,其它兰桥纯属子须乌有,凭空臆造。


据吴春文(93岁)回忆:关于《水漫兰桥》的来历,他儿时听上辈人说:古代的芡河不是人工挖的,是地震后地形变化自然形成的河流,弯弯曲曲很不规则,河面又窄河水又浅,他小时候趁坐父辈们赶的牛力木制大车,去河溜赶集来回就从芡河上过,可以想象那时的芡河有多宽、水有多深。兰桥湾上口只有2-3米宽,下口有1米宽,经常干河床,他说他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到河床里拔草,那时兰桥只有米把长的一块桥板和两个桥墩,听大人说那桥不是人工修的,是河神恩赐的,因为兰桥湾是蒙城至怀远的必经之路,行人较多,遇风雨或汛期无法通行,故在一次风雨中河神趁西北风大浪,漂降了这座桥。石板为红色,有人说陕西大红山的石头,有人说是天上掉下的陨石,随着人流量增多,姓兰的重修了一座大桥,取名为兰桥。桥周围长满了芦苇和蒲蒿之类的杂草,好像有意给兰玉莲和魏学士在兰桥相会埋下了伏笔。每年都有暴雨季节,只要下暴雨,就刮西北风,而且越刮越大,周围的水都汇聚到河里,西北风把河水掀起,卷起层层巨浪,一浪高过一浪,兰桥逐渐被浪花漫在水下,人们不能通行,《水漫兰桥》的说法由此而来。


《兰桥会》中的兰玉莲和魏学士爱情故事的结局,就产生在兰桥上,桥东1000米处是魏学士的家,(即现在瓦房村的鸭岭魏家)因地形像一只鸭子,而且地势很高,取名为‘鸭岭魏家’,住户全是姓魏的。桥西200米处是兰玉莲的家,即现在大观村的兰庄户。


兰家是员外之家,很富有,建有青砖楼阁数间,曾出土很多带有花纹的大青砖、小青瓦和青灰色瓦当。兰玉莲长得貌如天仙,出世就被父母许配给周员外儿子周玉宽做了娃娃亲,可说是门当户对。但周员外的儿子长的又矮又丑,又是疤瘌又是麻,两眼又长萝卜花。兰玉莲对这桩亲事很是不满,周家几次搬亲未果。桥东的魏学士不仅人长得帅,又有文化,但家境贫寒。一天,魏学士背着书包去河西雪华寺学堂上学,路过兰井,老远就看见有个窈窕淑女正在井沿打水,魏学士紧走几步到了井沿想借找水喝的机会看看这个女子。兰玉莲欣然答应了,魏学士正要捧起罐子喝水,魏不敢正视,俯视井水倒影中的兰玉莲太美了。兰玉莲弯腰捏了一撮麦糠撒到罐里,魏学士只能吹一口喝一口,看一眼,喝罢,魏学士很不高兴的问道:你为何撒这东西?不想让我喝呀?兰玉莲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看你勿忙行走,想必累了,我如不撒麦糠,你肯定要一顿暴饮,这样对身体不好,会生病的,喝伤了,没有好身体今后还怎么能做事?魏学士恍然大悟,很是感动,并连声道谢。他给兰玉莲打了一罐水,兰玉莲微笑着走了。魏学士站在井沿,一直目送兰玉莲远去的背影,兰玉莲快到家门口还看见魏学士呆呆地站在那儿,回头招了招手,示意他赶快上学吧,别迟到了。从此,兰玉莲也格外肯去打水,魏学士渴与不渴都去喝水,借机和兰玉莲见上一面,聊上几句,两人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但兰玉莲已有了婆家,不敢向父母提出,两人只能这样借机井台短暂相见,不能长叙,真是渡日如年啊!随着感情的加深,一天两人决定晚上趁夜深人静,去桥上约会,谈情说爱。每次约会后都觉的黑夜太短,兰玉莲长叹:老天爷呀,每年都有润年润月润时,为啥就没有润夜润子时啊?只是嫌时间太短了。兰玉莲的家人似乎有所察觉,加之封建,晚上不准兰玉莲出门,看管甚严,只有等到家人全部熟睡后才能偷偷去桥上和魏学士约会。每次约会,哪怕等到天亮也要等,不见不散。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的感情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终于有一天,两人决定兰桥约会后,趁黑夜私奔。


晚饭后,魏学士早早来到桥上等候,等了很久兰玉莲也未来,他知道再晚她也会来的,肯定是兰家人看管严密,走不了,他索性脱掉鞋子垫在屁股底下坐在桥上等。说来也巧,兰玉莲家人今晚怎么也不困,说天唠地就是不睡,兰玉莲心急如焚不能脱身。忽然,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魏学士被卷入汹涌的河水中。兰玉莲知道大事不好,不顾一切冲出家门,借着闪电直奔兰桥而去,到了桥上只见魏学士的一只布鞋还夹在桥缝里,知道魏学士已落水身亡,悲痛欲绝的兰玉莲脱掉那双红绣鞋放在魏学士鞋子的右边,一头扎进河里,被及时追来的家人救起,才幸免一难。回到家,从此卧床不起,伤心致极,大病一场。第二天,魏家把魏学士的尸体打捞上来葬在桥东头。兰家心想,魏学士已死,兰玉莲肯定死心不在想魏学士了。很快按当地习俗托媒人择日要人搬亲,兰玉莲宁死不嫁。后来兰员外把兰玉莲许配给了马员外的儿子、兰玉莲也看不上,兰员外强做主张定下了婚事。经双方父母商订后,马员外家喇叭花轿迎娶新人。兰玉莲坐在轿子里,心里还是想着魏学士,马郎胸戴大红花走在前面,当轿子刚过兰桥,到了魏学士坟前,忽然风雨雷电,只听一声炸雷,雷把坟劈开一道大口子,兰玉莲猛地跳下花轿,一头钻进坟里,马郎立即上前欲抱,坟缝很快又合了起来。在坟缝即将合紧的时候,只见两只花蝴蝶从缝中欢欢喜喜的飞出,朝着魏学士的家飞去。马郎看着两只蝴蝶飞往魏家,气的两眼血红,回头纵身投河自尽了。马郎投河后变成一条圆圆黑黑两眼血红的鱼,人们把这种鱼叫做“马郎杆子”。


现在兰桥湾还有这种鱼。传说兰家因此事无颜见人,从此远走他乡,至今杳无音信。后人为怀念这对可歌可泣忠贞不渝的恋人,多次重修兰桥,蒙城县立仓集的袁强投资修过一次,怀远东山道士刘广秀修过一次,解放后刘春树修过一次。至今用竹杆透过淤泥还能捣着这座桥板。当地的文人还把这两人的悲剧爱情故事写成书,编成戏,即《兰桥会》《水漫兰桥》在全国各地广为传唱。而河南、浙江、江苏等地的瞟窃文人得到这个故事后,纷纷扑风捉影,东拼西凑,改头换面,添油加醋把《兰桥会》《水漫兰桥》的故事写成了他们那里的故事,编成黄梅戏、豫剧、扬剧、越剧、梁祝、二夹弦等。

(兰桥乡文化站站长 刘春法的提供调研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