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口的社区银行为啥消失了?业内: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浪潮汹涌

一两台ATM机设备,三五名工作人员,不同于传统“高大上”的银行网点,更像是小区门口的“金融便利店”……2014年开始,这样一批社区银行的出现在我市曾一度成为热门话题。刚过了5年,曾被银行视为重要转型方向的社区银行热度退去,多家社区银行网点终止营业。

A

社区银行悄无声息关门

最近,市民何佳佳因急需一笔现金,想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有社区银行,“去一般的银行网点又取号、又排队,特别麻烦,我就想去社区银行能咨询一下贷款的事。”何佳佳说,之前去社区银行办过业务,觉得很方便,不过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去过了,这次突然有事要去办才发现这家社区银行招牌已经换成了某楼盘的营销场所。“离家近,不用排队,挺不错的。”5年前,这家社区银行新开业时,宣称“打造最贴心的‘金融便利店’”,令她印象深刻。

昨天上午,记者在太平街和淮河路交叉口附近发现,曾经这里的一家社区银行如今已经成了一楼盘的营销点。“关门很长时间了,开始我们也没注意,说关就关了。那时,我们偶尔去办点业务啥的,还挺方便的,别看离得那么近,它也是关门好几天我才知道。”这个网点附近的一家小卖部的店主说,好在周围银行网点很多,现在手机支付、网上银行也很方便,所以这个社区银行关门以后,对正常生活影响不大。

不仅这一家社区银行,记者发现,在光彩大市场、义乌国际商贸城附近的多家社区银行都纷纷关门。

B

曾因“服务在您身边”的理念爆红

对于社区银行,老百姓直观上觉得它像社区金融便利店。安徽财经大学金融系副教授祝文峰在接受采访时,曾从学术角度解读了社区银行。社区银行概念起源于美国,统指资产规模在10亿美元以下,主要为经营区域内中小企业和居民家庭服务的地方性小型商业银行。而国内所说的社区银行,一般是指设立在居民住宅区内的银行网点,是为社区居民及周边企业提供转账结算、还贷、代收话费电费等业务的金融机构,通过人工服务、自助设备,满足居民和企业的金融需求。

监管部门对社区银行的注释是“有人值守的自助银行”。在管理条线上,归个人零售部管理。社区银行最主要的特点就是为普通百姓提供金融服务,所以区域内的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居民皆为其主要服务对象。

为了更大程度地满足人们工作日以外的服务需求,社区银行的营业时间也与普通网点不一样,它们实行“错峰上班”制,营业到晚上七八点,如果有客户可能会更迟。

这些社区银行规模都很小,店面几十平方米,大点的也就100平方米左右。他们要跟小区周边的超市、洗车行、餐饮、美发店、中介等商户建立起合作关系。当客户有需求时,社区银行甚至可以充当“管家”角色,有时,也可以帮上班不在家的居民代订鲜花或代收快递什么的。除了办理银行业务,社区银行更要成为社区居民活动交流沟通的一个场所和平台,凸显银行“为您服务”的态度。

C

“小而美”遇到了强大的挑战

不同于“大而全”的综合性银行网点,社区银行起步之初主打“小而美”。鲜明的特征也成为成立之初,这些社区银行吸引客户的重要因素。

“刚开业时我们的环境和服务理念都还是比较新的,也经常有一些便民的活动、服务,能吸纳客户,人气还比较旺,但后来就越来越走下坡了。”一家已关停的社区银行原负责人透露,因为业务量难以突破、营业收入有限,服务对象主要为中老年人群,需求简单,难以纵深拓展综合业务;门店租金、人员开支等支出居高不下。最终,只有关门。

对社区银行来说,真正的“强敌”不止“高大上”的银行综合式网点,随着金融科技广泛应用,电子银行、手机银行、移动支付等金融产品服务迅速普及,社区银行所承载的传统银行渠道服务功能,便被“手机银行”迅速取代。

金融业态的变革,让许多致力“小而美”的社区银行措手不及。客户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就可办理的业务,已不需要再到银行网点办理。于是,门庭冷落、驻点人员离去、网点关停并转,便成了部分社区银行的命运。

在社区银行一片关停声中,也有社区银行逆风前行,活力焕发。走进金山花园附近的一家商业银行的社区网点,理财资讯一览无余,工作人员面对面提供咨询服务,一如朋友聊天。银行经常举办各种公益活动聚集人气,并提供留学、移民、投资等服务。网点还挤出空间,设置了图书阅览专区,摆满了亲子读本。

“每位进来的顾客,我们都想方设法留住,而且我们目标明确,只做客户的‘财富业务’,其他所有业务都停了。”该社区银行相关负责人周女士介绍,团队深入社区将服务做到极致,逐步得到客户认可,而且只做一项业务,不仅更专业,也更利于团队成员进行业务拓展。“社区银行并不是简单地将网点开进社区,与居民之间的黏性才是立身之本。”在人口密集的居民小区群中,社区银行的模式仍然是为居民提供金融服务的重要方式,也是“普惠金融”的直接体现。

D

数字浪潮来袭,智能化是大势所趋

不能否认,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传统商业银行网点逐步向销售化和轻型化转型,智能化和信息化已成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据蚌埠银保监分局公布数据显示,近年来,在我市各银行机构推出的智能网点中,不乏智能自助设备的身影,再加上ATM、存取款机、电子银行对传统手工业务的分流,许多业务已经不需要去柜面办理。截至2019年6月末,我市小微支行(社区银行)数量5家,较2018年初减少2家;支行网点(含营业部)数量510家,较2018年初减少2家,自助银行数量212家,较2018年增加1家,全市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2002.51亿元,同比增长18.21%,高于全省平均增速4.12个百分点,居全省第6位。

“随着电子商务、网络支付、手机银行的兴起,传统的银行物理网点在逐步被网上银行所取代。如果过去追求的还是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金融服务,那么现在,银行通过网络已经可以实现‘零距离’的金融服务。”一银行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随着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客户习惯的不断改变,让银行瞄准的差异化服务不再具有唯一性。微信支付、手机银行等移动互联网渠道,让客户的金融需求随手可得。所以,目前各家商业银行都加强了对线上功能开发、无人值守的电子机具网点的投入。虽然老百姓可能看到了社区银行退出了大众的视野,但是从监管部门公布的各项数据来看,银行业务量仍在持续增长,新型的、智能化的网上银行、无人值守网点反而在蓬勃发展、扩张,社区银行的退出是商业银行顺应市场变化而做出的理性调整。